技术文章 学习开区技术的好地方,玩家经验交流,传奇私服原创文章,并提供无病毒,无插件的精品免费下载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传奇私服 | 登陆器下载 | 技术文章 联系方式

我和二姐那些不能忘怀的往事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文章作者:py222在线  更新时间:2009-10-22 9:22:36  点击率:19

回忆,就象一本厚厚的珍藏版的书,虽然扉页已有些发黄和缺损,但当我慢慢从后往前梳理着思绪,在心底把它一页一页小心的翻开时,字里行间显现出来的那些久远的人和事还是那样的鲜活和清

晰。其实,总是沉浸在往事中,或许真是人到中年的标志。但我想,有些事是不能忘记的。因为我们的成长,与曾经的磨难是分不开的。这些磨难也给我们带来了人生的启迪。
    小时侯,看到别人家的小女孩儿被妈妈娇宠着,穿着得体的衣裳,妈妈还得一遍遍哄着给洗脸梳头,然后在梳好的两只小辫子上扎两个颜色鲜艳、好看的蝴蝶结,被打扮得漂漂亮亮。由于那时年龄

很小,对于这些,心里并不懂得羡慕,觉得她们就应该那样生活。而我们家,由于母亲过早地离世,我很早就学会了自己梳头,然后心里有点沾沾自喜:学会了一件有妈的小女孩儿不会的事情。我小时

侯从不会撒娇,也不会和父亲耍脾气,就是缺乏儿童的天真烂漫,总是忧郁有余,活泼不足,别人说我心事重象个小大人儿,有点与年龄不相符的沉重。
    我的二姐,从小就性格外向,是个非常有主见的孩子。二姐9岁起就开始替父亲分担着力所能及的家务,可在我心里,她一直就是个大人。其实,她才比我大3岁,从小到大她始终如一地呵护着我,

关怀我,心疼我。六、七十年代的冬天特别寒冷,我们第二节课下课之后都在操场做课间广播体操,她怕我冻着,会马上脱下身上的大棉袄给我穿上,自己则忍着寒冷,坚持把操做完赶紧跑回教室围炉

子取暖。晚上看露天电影时,每次我都没看完就睡着了,她毫无怨言地把我背回家。这样的事已记不清多少次了。学校组织我们小学生上农村采山杏,要走很远的山路,那时大米白面供应少的可怜,她

怕我带的饭不好心里难过,就特意给我烙张油饼满足我的小小虚荣心,而自己却满不在乎地往饭盒里装着高粱米饭和没有多少油星的菜。为了让我多睡点觉,早晨从来不舍得强迫我起来帮她做饭,天还

不亮她就起来,把柴禾预备足放在大灶旁边,她一人顶两人用,等水烧开后,一边用两只手忙着往锅里贴着玉米面大饼子,一边用脚往灶口里塞柴禾,等饭做好时,天刚亮,又赶紧上学校晨练去了!一

切做的都是那么有条不紊!她体谅父亲工作的劳累和辛苦,放了学赶紧拿扁担挑着水桶去离家不远的一口泉水井挑水,把水缸装满。冬天,井沿儿周围冻着厚厚的冰,大人都替她捏着一把汗!她却象没

事儿似的。星期天不上学的时候,她就会拿个用铁线做的小耙子和绳子去拣煤核、拾柴禾。
    她那时就象学的小学课文《蚂蚁和蟋蟀》中的小蚂蚁一样勤快、能干,还懂得囤积、储存冬粮。由于那时计划经济,每户供应的粮食按人定量,正在生长发育时饭量很大,往往粮食都不够吃,到秋

收结束时,二姐也跟大人一起到农民的地里翻地瓜,拣各种豆类:黄豆、绿豆、饭豆等等,翻越石棉矿的后山采榛子,拣蘑菇,竟然也收获颇丰。这样一来,口粮短缺的问题也多少缓解了一些。周围的

邻居都夸她既能干、又懂事。
    我父亲曾让我们俩学着做布鞋,我们家就经常坐一炕半大女孩子,聚到一起搓麻绳纳鞋底,还真象    模象样做成了,可惜我做的那双,刚做完就小了。原因是抻的时间太长了,春天开始做,秋天

才做完,脚都长了一号了!那年我11岁。我想父亲并不是非让我们穿自己做的鞋,只是让我们懂得自立的一种教育方式而已。渐渐的,家里的被、褥,二姐都能自己做了,手指也不知被针扎破了多少次

,可从没听她吭过一声。
    这个家有了二姐,使我从没感到寂寞和冷清过,她身上具备的温柔和宽容,让我体验到了温暖,还有对她很强的依赖。这种依赖和温暖,除了来自于血浓于水的姐妹亲情外,好象还有另一种情感里

分辨或剥离不太清楚的“母爱”的感觉。这种感觉,一直伴随着我。因此,从我童年、少年直到我高中毕业,从来没有过我们这个家缺少“大女人”的感觉。我只能这么说,因为幼年丧母,脑子里根本

不知道“妈妈”是个什么概念。当然,这是我们都长大了以后,确切地说是我们各自都结了婚,有了自己的家以后在一起回首往事的时候才有的感触。
    在未成年时,命运对我们并不青睐,我和二姐在坎坷中亦步亦趋。上小学二年级时,正是“文革”席卷全国的时期,我在一年级时入的少先队员忽然不算数了,开始改入“红小兵”了,而我们当时

属于“黑五类子女”,根本沾不上边,我是个非常上进要强、品学兼优的学生,每次班里选“红小兵”的时候,我的票数总是超过多半,我一次次在紧张和渴望的心情中盼望老师在班里公布名单时能念

到我的名字,但得到的是一次次失望,一次次被拒之门外,到后来,老师只要一说“今天下午选”,我的心就紧张的受不了,只能趴在座位上直到选举结束才敢抬起头来,可直到离开那所小学时也没入

上这个梦寐以求的、具有“红色接班人”象征的“红小兵”
    1974年我16岁,位于辽西的朝阳京剧团招考演员,我所就读的红卫中学团委书记赵金标通知班主任,推荐我去参加考试,一千多名考生中,我的成绩算是名列前茅的,专业考试得到了在场主考老师

们的认可,但还是被刷下来了,原因还是政审没通过!这种打击让我心里一次次伤痛,精神一次次受刺激,又一次次承受!但回到家里,我表面上会装的象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,并且从来没在我父亲面

前哭过。以至若干年后,我父亲曾很认真地说我是个不会哭的人。其实父亲哪里知道,我一个脆弱的小女孩儿经历着一次次打击怎么能不会哭呢?当时父亲正受着不公平的政治待遇,我是怕他知道了是

因为他的问题使孩子受牵连心里难过,才不让他看见我的眼泪。也许从那时起懂得了坚强,学会了遇到挫折独自承受。
    我矢志不逾地把荣誉看的象生命一样重要。不灭的信念让我在念高中时遇到了一位非常正直、善良的好老师,她顶着政治压力发展我入了团,再后来我参加了工作,父亲政治上平了反,我陆续入党

、提干等等,我的政治愿望和人生价值都一一实现了,但也许少年时最美好的理想追求往往是最最纯粹的,没有任何虚枉和刻意的成分在里边,“红小兵”的往事还会在我的思绪里时隐时现地掀起轻轻

的微澜!始终感到那时遭遇的打击是对一个无辜少年的不公平,是对渴望和追求的一次羁绊和一次毁灭,是对自尊和人格的诋毁!我把它看作是人生当中的第一次“情殇”!
    二姐从来没有象我这样忧郁和多愁善感,也不去刻意的追求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愿望。二姐在没下乡之前    ,父亲一直把家里经济大权交给她,她把家里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。她现实、成熟,思

维里不钻牛角尖,对待失去安之若素,顺其自然,她对生活充满了激情,充满了热爱!这也许是她从小就承担起家庭生活的重担,过早地经历人生的磨难而砺练出的大家风范,由此铸就了她坚强的意志

、生性乐天派的性格!二姐同样没当上“红小兵”,1976年下乡以后才入的团,2002年在社区当主任时入的党!而她却总是非常兴奋地告诉我令她每一次激动的好消息,让我分享她的快乐。她泰然处之

的避开了“文革”年代我们可望不可及的愿望及让人心痛并伴着眼泪的时光,得到时是那样的平稳,那样的不轰轰烈烈!我领悟着二姐的思维,觉得失去和得到只是时空的转换而已。
    磨难是金钱买不到的宝贵财富。在磨难中成长,会使人在复杂的环境中游刃有余;面对危难时,会处惊不变;面对名利和诱惑时,会心境恬淡;面对朋友时,会坦诚相待、真诚相助。面对失落时,

会尽快的自我调整。
    人生活在世上就是一直在失去中得到,又在得到中失去。有时会一帆风顺,有时如逆水行舟!而现在面对选择,体现出的是多渠道,多方位,多了几分主动,少了几分无奈,真正给予了志存高远之

士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的自由空间!
    我欣赏一句古语:良禽择木而栖。
    现在真好。


 

[打印] [关闭]
上一篇:继续着自己漫长而劳累的旅程 下一篇:那些花儿幸福的自由的开放


 
推 荐 文 章

站 长 推 荐


关于我们 | 广告联系 | 网站帮助 | 友情链接 |

Copyright (C) 2004 by www.py222.com 传奇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传奇私服数据筛选于互联网,技术文章皆为玩家原创,本站保留版权,请勿转载,违者必究